虹城警事之掐死你的温柔

电视资讯 浏览(1053)
玛雅网注册

  这天晚上,他很晚才回家,他喝了很多的酒没有带钥匙我以为我的妻子不会给他一扇门,但没想到他的妻子会为他留下一扇门。他踢了一脚,摇摇晃晃地从外面进来,然后直接摔在沙发上。失去知觉,当他醒来时,他发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

死者的女子,年龄介乎二十五至三十岁,脖子上有明显痕迹,死于机械性窒息。死亡时间是从凌晨1点到凌晨3点,薛雪燕检查身体并对旁边的南磊说。我现在可以得到这个。

南磊听了她的话,对她点了点头。她对刘海洋和傅涛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?”

刘海洋看着南磊说:“雷子,在犯罪当天,死者的丈夫陈波喝醉了,很晚才回来。在刘海洋吃完之前,傅涛赶紧说他喝醉了。他回到家,失去知觉。第二天起床后,他发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他被吓坏了,大声喊叫。他跑出了房子,最后他的邻居告诉了警察。

听完他们后,南磊对他们说:“他现在在那里?刘海洋说:”人们现在都在派出所。南磊立刻说道:“我们马上就会回到派出所。

回到派出所,作为副队长,他立即向国际刑警组织队长俊军报案,并立即讯问陈波。陈波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。他刚刚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打击,他坐在审判中。房间里的椅子很苍白,一直蹲着。南磊在他面前倒了一杯水,然后对他说:“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?”

这时,他手里拿着一杯水,他的手还在摇晃,水从杯子里晃了出来,坐在南雷身边的刘海洋低声对南磊说:“这很吓人。这,还有什么我可以问的?“

南磊也低声道:“试试吧,陈波,事发当天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陈波说:“那天我喝的太多了。早上三点好像回家了。回到家后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发现第二天她已经死了。你我必须相信我。这个人不会杀了我。是的,我承认我那天晚上回家,看到一个人急忙离开住宅楼。他很可能杀死了我的妻子。是的,一定是这样的。一定是这样的。他开始改变了。不受控制,他被带出了审讯室。

离开审讯室后,南磊觉得有些不对劲。醉酒的人怎么会注意时间?

南磊调查了这个有关他的陌生人,并说他派刘海洋去看望住宅楼的居民。没人能为他作证。通过调查,刘海洋发现一些居民在犯罪的清晨听到了他。这家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傅涛拜访了一位在同一天和陈波一起喝酒的朋友。据他的朋友说,陈波应该在凌晨两点后和他们在一起。

通过这种方式,他回家的时间并不像他回家那么好,如果他在凌晨2点左右回家,他犯罪的时间恰好与死者的死亡同时发生。简而言之,他回来了。一家人的时间一定是谎言,南磊的声音刚刚落下,刘海洋说,然后等他,然后审问他一次,不要结束它!

陈波被带到审讯室。在南磊的推理分析和刘海洋以及傅涛的访问调查后,面对各种证据,陈波认罪,承认了杀害妻子的罪行,并为其罪行付出了代价。

96

白茂宸

2019.07.2814: 58 *

字数1132

那天晚上,他很晚才回家。他没有钥匙就喝了很多酒。他以为他的妻子不会给他一扇门,但他没想到他的妻子会为他留下一扇门。他踢了一脚踢得很厉害。门从外面摇摇晃晃地走进去,直接落在沙发上,失去知觉,当他醒来时,发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

死者的女子,年龄介乎二十五至三十岁,脖子上有明显痕迹,死于机械性窒息。死亡时间是从凌晨1点到凌晨3点,薛雪燕检查身体并对旁边的南磊说。我现在可以得到这个。

南磊听了她的话,对她点了点头。她对刘海洋和傅涛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?”

刘海洋看着南磊说:“雷子,在犯罪当天,死者的丈夫陈波喝醉了,很晚才回来。在刘海洋吃完之前,傅涛赶紧说他喝醉了。他回到家,失去知觉。第二天起床后,他发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他被吓坏了,大声喊叫。他跑出了房子,最后他的邻居告诉了警察。

听完他们后,南磊对他们说:“他现在在那里?刘海洋说:”人们现在都在派出所。南磊立刻说道:“我们马上就会回到派出所。

回到派出所,作为副队长,他立即向国际刑警组织队长俊军报案,并立即讯问陈波。陈波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。他刚刚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打击,他坐在审判中。房间里的椅子很苍白,一直蹲着。南磊在他面前倒了一杯水,然后对他说:“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?”

这时,他手里拿着一杯水,他的手还在摇晃,水从杯子里晃了出来,坐在南雷身边的刘海洋低声对南磊说:“这很吓人。这,还有什么我可以问的?“

南磊也低声道:“试试吧,陈波,事发当天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陈波说:“那天我喝的太多了。早上三点好像回家了。回到家后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发现第二天她已经死了。你我必须相信我。这个人不是我的杀戮,是的,我承认,那天晚上我回家,看到一个人匆匆离开住宅楼,很可能是他杀了我的妻子,是的,一定是这样的,一定是就这样,他开始变得不受控制,被带出了审讯室。

离开审讯室后,南磊觉得有些不对劲。醉酒的人怎么会注意时间?

南磊调查了这个有关他的陌生人,并说他派刘海洋去看望住宅楼的居民。没人能为他作证。通过调查,刘海洋发现一些居民在犯罪的清晨听到了他。这家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傅涛拜访了一位在同一天和陈波一起喝酒的朋友。据他的朋友说,陈波应该在凌晨两点后和他们在一起。

通过这种方式,他回家的时间并不像他回家那么好,如果他在凌晨2点左右回家,他犯罪的时间恰好与死者的死亡同时发生。简而言之,他回来了。一家人的时间一定是谎言,南磊的声音刚刚落下,刘海洋说,然后等他,然后审问他一次,不要结束它!

陈波被带到审讯室。在南磊的推理分析和刘海洋以及傅涛的访问调查后,面对各种证据,陈波认罪,承认了杀害妻子的罪行,并为其罪行付出了代价。

那天晚上,他很晚才回家。他没有钥匙就喝了很多酒。他以为他的妻子不会给他一扇门,但他没想到他的妻子会为他留下一扇门。他踢了一脚踢得很厉害。门从外面摇摇晃晃地走进去,直接落在沙发上,失去知觉,当他醒来时,发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

死者的女子,年龄介乎二十五至三十岁,脖子上有明显痕迹,死于机械性窒息。死亡时间是从凌晨1点到凌晨3点,薛雪燕检查身体并对旁边的南磊说。我现在可以得到这个。

南磊听了她的话,对她点了点头。她对刘海洋和傅涛说:“你有没有发现?”

刘海洋看着南磊说:“雷子,在犯罪当天,死者的丈夫陈波喝醉了,很晚才回来。在刘海洋吃完之前,傅涛赶紧说他喝醉了。他回到家,失去知觉。第二天起床后,他发现他的妻子已经死了。他被吓坏了,大声喊叫。他跑出了房子,最后他的邻居告诉了警察。

听完他们后,南磊对他们说:“他现在在那里?刘海洋说:”人们现在都在派出所。南磊立刻说道:“我们马上就会回到派出所。

回到派出所,作为副队长,他立即向国际刑警组织队长俊军报案,并立即讯问陈波。陈波的精神状态已经濒临崩溃。他刚刚经历了一次巨大的打击,他坐在审判中。房间里的椅子很苍白,一直蹲着。南磊在他面前倒了一杯水,然后对他说:“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?”

这时,他手里拿着一杯水,他的手还在摇晃,水从杯子里晃了出来,坐在南雷身边的刘海洋低声对南磊说:“这很吓人。这,还有什么我可以问的?“

南磊也低声道:“试试吧,陈波,事发当天,你什么时候回家?”

陈波说:“那天我喝的太多了。早上三点好像回家了。回到家后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我发现第二天她已经死了。你我必须相信我。这个人不是我的杀戮,是的,我承认,那天晚上我回家,看到一个人匆匆离开了住宅楼,很可能他杀了我的妻子,是的,一定是这样的,必须就这样,他开始变得不受控制,被带出了审讯室。

离开审讯室后,南磊觉得有些不对劲。醉酒的人怎么会注意时间?

南磊调查了这个有关他的陌生人,并说他派刘海洋去看望住宅楼的居民。没人能为他作证。通过调查,刘海洋发现一些居民在犯罪的清晨听到了他。这家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,但很快就平静了下来。

傅涛拜访了一位在同一天和陈波一起喝酒的朋友。据他的朋友说,陈波应该在凌晨两点后和他们在一起。

通过这种方式,他回家的时间并不像他回家那么好,如果他在凌晨2点左右回家,他犯罪的时间恰好与死者的死亡同时发生。简而言之,他回来了。一家人的时间一定是谎言,南磊的声音刚刚落下,刘海洋说,然后等他,然后审问他一次,不要结束它!

陈波被带到审讯室。在南磊的推理分析和刘海洋以及傅涛的访问调查后,面对各种证据,陈波认罪,承认了杀害妻子的罪行,并为其罪行付出了代价。